要求公開收容教育相關信息被拒,廣州一90後女生決定提起訴訟,討還知情權。日前,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正式對此案立案審理。而在今年4月初,該女生曾向包括廣東省在內的31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政府和公安廳等政府部門發出320份信息公開申請,要求公開各省和全國的收容教育執行情況。最終收到58份“有實質內容”的答覆,全國現存116個收容教育所的數據也得以首次披露。
  在勞動教養制度得以廢止之後,與之有著相同法治bug的收容教育制度被越來越多的人所關註和討論。“未經司法審判,就可以限制公民人身自由長達六個月至兩年。明顯有悖於人權保護原則,不是法治思維,更不是法治方式”,2014年初,廣州市政協副主席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餘明永對媒體作此表態,代表了相當一部分法律界人士的看法。而90後女生所發起的信息公開系列申請,無論是過程本身,還是收到的各種答覆、覆議結果,都在為這個社會的點滴進步做著標記。
  提起信息公開申請,發出320份收到58份答覆,或許可以有不同的解讀視角:正面答覆的部門不多,公民知情依然很難,此其一;還是有五十多家政府部門給出了“有實質內容”的答覆,也不算少,確實也很令人欣慰。而這回提起的信息公開訴訟,則是在收教所數量的基礎上,繼續追問現有收教人數、被收教者的勞動收入金額和支出去向等收教執行信息。在此之前,相關部門以收教人數屬於“警務工作秘密”、被收容教育人員勞動生產收入和支出情況屬於“內部管理信息”為由,拒絕公開。
  選擇在廣州提起訴訟,顯然很費了一些思量,也很有“智慧”。這不僅是因為“廣東共有13個收容教育所,是全國收容教育所最多的省份,收教人數也可能最多”,還在於在當事公民看來,“廣東有比較合乎法律精神的法律工作者”,或者說有更好的法治氛圍。此前,作為廣州市政協副主席的餘明永就曾提交提案,認為“廣州已具備率先停用收容教育制度的環境”,彼時南都亦曾刊發社論與之呼應,主張“停用收容教育,廣州不妨先行一步”。而今,一起主題貌似比較“敏感”的案件能在廣州中院順利立案,也部分印證了90後女生對廣州的期待。
  政府信息公開這檔子事兒,已經有了越來越多的實踐,不停有公民就具體事項發起申請,順暢也好,坎坷也罷,一輪又一輪的互動之後,不論是主張知情權利的公民,還是履行公開義務的政府部門,再加上進入訴訟程序後的司法機關,對待政府信息公開事項都逐漸趨於理性、冷靜,用心平氣和的態度推進,各盡職責本分。這正是事關收容教育制度的信息公開話題得以在公共空間深入討論,即便是訴訟也可以相對順暢予以推進的大背景。
  是否屬於應當公開的政府信息,在國家秘密、商業秘密和個人隱私這三種法定不予公開的信息之外,其他事項的拒絕公開,是否符合《政府信息公開條例》的要求,有賴司法秉公、獨立的專業裁量。需要強調的是,司法環境也需要這樣一種“新常態”:當糾紛發生,公民訴諸法律,法院順暢立案,政府機關坦然應訴,此種正在趨於正常的社會狀態,確是難能可貴的法治思維與法治方式,也是走向開明的法治政府、法治社會的必然。誠望收容教育的這樁信息公開第一案,能在廣州走得更順暢,為公眾貢獻一場高水平的訴訟,也為推動相關制度的改革探路。
(編輯:SN143)
創作者介紹

頭號人物

xc90xcru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